首页 > 钦州在线 > 报摘资讯 > 正文

世界日报:奥巴马最后任期 安倍将日本推向深渊


17/06/19    来源:http://www.qwvpn.com 皇冠现金网

  1月12日电 美国《世界日报》当地时间11日社论称,美国总统奥巴马将在明年1月20日卸任,当地时间12日他将赴国会两院联席会,发表任内最后一次国情咨文。剩一年任期,他的最高目标是内政与外交上不仅不“跛鸭”,还要留下一张漂亮成绩单,作为政治遗产。今年他将密集出访,力图振兴美国“领导地位”。

  文章摘编如下:

  9月18日电 法国《欧洲时报》18日评论称,从“全国100万人大行动”的示威,到国会大楼外数万民众的彻夜冒雨抗议,再到参议院内朝野双方激烈交锋上演的全武行,烽火遍地的反对声仍未能阻止日本参议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强行表决通过新的安保法案。至此,安倍不仅将自己的执政推向“危险水域”,更将整个日本推向深渊。

  文章摘编如下:

  奥巴马最后一次国情咨文将不像往年一样列出一系列立法计划,他想超越选举,放眼未来。他将强调“奥记健保”、枪械管制、气候变迁、古巴、外交及“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 优先事项。不过,共和党不会轻易让他如愿以偿。他去年与古巴恢复邦交、与伊朗达成不发展核武交易,在巴黎达成国际对抗气候变迁协议,使他如生龙活虎,但今年他能继续幸运吗?

  首先,奥巴马面对共和党主导的国会来势汹汹反对奥记健保。参院已将废除奥记健保法案送到他办公桌上,众院迄今更已50多次通过废除奥记健保案,但奥巴马必然动用否决权,共和党并无法掌握国会三分之二多数,复议(反否决)总统的否决。事件只是凸显共和党以政策观点相左对抗,揭开今年大选年的议事序幕。

  面对严峻挑战,奥巴马不会屈服,他与共和党已不存在妥协空间。他否决的议案还包括削减为妇女提供保健服务的家庭计划联盟经费。而共和党准备1月22日反堕胎行动团体在华府举行年度游行时,表决推翻总统的否决。

  其次,奥巴马2月15日至16日将与东南亚十国领导人在加州会面,以2009年美国与东盟建立的更深一层伙伴关系为基础,推动亚太再平衡。

  第三,奥巴马可能在3月访拉丁美洲,包括古巴、哥伦比亚。他将是1960年代美古交恶以来第一位踏上古巴首都哈瓦那的美国总统。奥巴马11月还将前往秘鲁参加“亚太经合会”经济领导人会议。

  这一切显示,在奥巴马努力下,近20年纷扰的美国与拉丁美洲关系,可能有新转变。

  第四,奥巴马4月底将访德国,会晤德国总理默克尔,彰显美德关系,并出席全球最大的汉诺威工业科技博览会,成为第一位出席该博览会的美国总统。今夏,他将访问波兰参加北约高峰会,与欧洲盟国领导人强调北约不容许任何外国越雷池一步,显然剑指俄罗斯总统普京。

  第五,奥巴马5月将访日本,参加“七大工业国高峰会”,并于9月参加“G20国高峰会”。两次亚洲行除强调美国将永远视亚洲为最优先地区外,将持续推动他引以为豪的TPP。但由于大选年政党对立严重,TPP想要国会在选前通过,不太容易。

  此外,奥巴马也将造访老挝、越南。他访问河内意义较大。

  无论是自愿抑或被迫,一个月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刚在终战70周年谈话中表达了日本的反省道歉;然而一个月后,安倍便挟在众议院席位占多的优势,强推安保法案闯关。

  众所周知,新安保法案使日本能够跳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非战宪法限制,首度在海外行使武力,从而将触角伸向全球任何有其利益的区域。该法案的通过也表明日本彻底抛弃“和平宪法”和“专守防卫”的政策,这将对日本的未来与安倍政权产生转折性的影响。

  正因如此,新安保法案自今年5月出台以来,便在日本国内外掀起巨大的反对声浪。不仅是民众鲜明而强烈地表达不满,包括学界、政界、军界在内的日本各界亦深感担忧,并坚决抵制。此前,有近200名宪法学者发表共同声明,以安保相关法案会“从根本上颠覆《宪法》第9条规定的内容”为由,要求立即作废安保法案。

  然而,这些或激烈、或理性的反对之声,都仅限于街头与参院之外,无法“直达天庭”反映到国会内部,即便是在野党能够走进国会,更是使出浑身解数,试图以“闹堂”阻止表决,但与执政联盟相比,反对的力量仍显得如此之弱,以至于以安倍为首的执政联盟可以为所欲为。

安倍一旁观望。

  只是,安倍虽然“赢”下了这一仗,但他终将要为自己的独断专行埋单。根据《朝日新闻》最新民调结果显示,高达54%的受访者反对这项法案,而安倍内阁的支持度更下探36%,创下2012年安倍回任首相以来新低点。安倍不仅将自己的执政推向“危险水域”,更将整个日本推向深渊。

  从法理上讲,新安保法案是否符合日本宪法仍存在疑问。法案规定日本可随时根据需要向海外派兵并向其他国家军队提供支援,而非此前规定的需事先在国会通过有一定时效的“特别法”,这使得日本“和平宪法”名存实亡。而就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必要条件,安倍也语焉不详,未交代清楚。因此,该法案不仅得不到民众支持,更遭法律界人士质疑。

  从政治上讲,来自各方的如此巨大的抗议声浪都未能阻止安倍政权的一意孤行,这也表明日本的民主机制正陷入令人担忧的境地,所谓的平衡权力,在安倍以及他的执政联盟面前,已经形同虚设。日本未来正滑向危险深渊。

  从道义上讲,该法案通过后,解禁集体自卫权合法化,日本可以像正常国家一样拥有国防军,不但可以“名正言顺”扩军备战,甚至可以“先发制人”。显然,这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肆意冲击和践踏,并给亚洲乃至全球未来的安全带来潜在威胁。这不禁让人担心,日本与战后的和平主义道路渐行渐远,反而可能走上复活军国主义的老路。

  更重要的是,当人们意识到,或许用不了太久,就会有日本士兵在与日本无直接关联的战争中阵亡时,有更多的大学生与妈妈们走上街头抗议这一法案的通过,这也注定安倍输了人心。

  

日本议员参院内上演“武斗”。

  对以安倍为代表的日本新保守主义来说,新安保法案或许是其配合美国全球战略行动的重要一环,也是其实现大国野心的一个最佳工具,他们妄图透过强化美日安保,追随美国“指挥棒”,加强对中国的“遏制力”,以解开其多年来在外交、国防上受到禁箍的国家权力,从而实现“正常国家”的目标。

  然而,日本越是亦步亦趋地跟随美国,恐怕受制也就越深;由于美国是美日同盟的主导方,西太平洋的事务首先取决于中美之间的关系。

  这连串外交出击,意在重振美国世界领导地位,但美国最近连遇挑战。朝鲜试爆氢弹,共和党指责奥巴马所谓“战略耐心”策略错误。众院将提出制裁朝鲜法案,奥巴马态度如何,也是关键。

  奥巴马为摆脱“跛鸭”和留下政治遗产,剩余任期重心都放在外交上,较易立竿见影,但能否如愿,并非全部操在美国和奥巴马之手。

  相反,日本侵略者在二战中给亚洲各国带来的巨大战争创伤至今难以愈合,这次修法冲突不仅揭露了日本社会撕裂的危险,也反证了深植于大多数日本民众内心的反战情怀,安倍政权的做法只会给自己走向“正常国家”之路带来毁灭性的破坏,让日本离“正常国家”之路越来越远,甚至走向深渊。

原文出处:http://www.uywang.com/JJeyM/HuNhSnJnCr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