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钦州在线 > 报摘资讯 > 正文

新华侨报 美国秋后或决定七年来最重要经济政策


17/06/19    来源:http://www.qwvpn.com 澳门足球博彩

  12月11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10日刊文称,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最新公布的统计结果,最近15年间,日本35岁到54岁的中年待业人员激增了2.5倍,已经达到了273万余人,他们大多数要在待业状态下迎来中年危机。如果放任中年待业人员继续“混日子”下去,早晚要在迈入老年后把日本啃空。

  文章摘编如下:

  8月10日电 美国联邦劳工部7日公布最新就业报告,显示今年7月,美国新增工作21.5万个,失业率维持在5.3%。美国《世界日报》社论称,美联储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将利率降至接近0%,7年来一直未调高利率,现在经济好转,正处于考虑是否改变政策的关键时刻,而7月的就业报告,被视为7年来最重要报告,就是因为它可能对美联储产生决定性影响。

  文章摘编如下:

  日本的社会保障经费年平均14万亿(日元,下同),低保户也在今年7月再创历史新高,达到了216万人次。

  有日本年轻人在看到这组数字后说:“想想自己现在交的税金将来要给他们养老,我就不寒而栗,这得有多少年轻人才能供养得起他们!太不公平了!”

  在年轻人们感到不公平的同时,这273万中年待业人员也同样感到命运的不公。他们刚毕业就赶上日本的就业冰河期,因此没能在预期内找到稳定的工作,只有靠打零工维持生活,月平均收入在17万到20万之间,接踵而至的还有东南亚金融危机、全球金融危机等,2000年,日本厚生劳动省首次关注到待业人员问题,当时这批人还处在20到24岁左右,打零工的月收入和刚刚工作1、2年的正规员工不像上下。

  他们当中也不乏有人沾沾自喜,觉得打零工到点儿就能下班,而正规员工却要留下来加班,卖身给公司做牛做马。然而15年过后的今天,待业人员和正规员工都是38岁到42岁前后,正规员工的月平均收入已经增至35万日元,而待业人员依旧还在17万到20万前后徘徊,再也偷笑不起来。

  273万,已经不单单是“中年危机”了,而是日本全国的危机。为了打破困境,东京都从今年开始,专门针对30岁以上45岁以下的待业人员进行就业支援,由专人对他们进行商务用语、自我推荐、业务培训等,另派都政府人士请各大企业人事部负责人“喝茶”,让他们尝试性的雇佣中年待业人员,为期限1个月,这1个月的工资不是由公司,而是由都政府支付,如果1个月后觉得此人还可用,就自动留用。

  企业不是慈善机构,既然给出同样的待遇,自然想找年轻的犹如白纸一张的人才好培养、灌输,日本厚生劳动省的劳动经济分析结果也显示,在雇佣待业人员时,有半数企业都将年龄限定在了30岁以下。

  事实上,是否升息已成为美国近十年来最重要的经济决策,因为美国上次升息已是2006年,而2008年又将利率降至0%至0.25%“接近零”的水平,美国经济经过8年逐步复苏,到现在,已扩张到必须作政策调整的时候;再不作调整,就可能影响到经济进一步发展。

  升息的政策转变,对经济将有巨大影响。譬如,投资者、企业和市场并非只看一次升息和调高幅度,而是看政策改变后,以后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的逐步利率回升,因此投资者、企业和市场的心理将顿然改变,影响到经济的各环节。

  美联储最大的考虑应是:该在什么时候作第一次升息?如果过早升息,可能对经济发展造成打击;美国经济还在恢复中,一旦升息,可能妨碍经济继续扩张。但如果过晚升息,则通货膨胀可能加剧,升破美联储订下的2%水平。在过早和过晚之间作取舍,目的是要为经济发展争取最大好处。

  美联储下次议息会议将于9月举行,届时极可能决定作第一次升息。美联储在7月29日上次会议中决定暂不升息,但明言,升息视乎两个条件:一是就业情况是否进一步改善,二是通膨是否升上2%。目前通膨停留在2%左右,可作升息或不升息的两面解释,因此就业情况成为最重要的考虑因素。

  除了7月的就业报告,9月美联储议息会议前,还有8月份就业报告可作参考,如果8月新增工作如预期,再次停留在20万个以上,那么美联储9月升息,将势在必行。

  进一步观察就业市场发展,我们可察觉到,过去3个月平均每月新增工作23.5万个,过去1年平均每月新增工作24.6万个;美国目前的工作职位总数已达1.5亿个,但仍可每月新增20万个,这是极难能可贵的现象,也反映出经济持续扩张的稳健力道,而这种稳步向前的力量,将可使美联储消除升息会打击经济的疑虑。

  除了每月新增工作数量,失业率也反映就业情况。全美失业率,已由2009年最高点的10%,持续下跌至现在的5.3%。经济学家估计,如果以目前新工作的增加速度,今年底和明年初,就可以跌破5%,达到充分就业的水平(经济学家将5%的失业率订为充分就业)。

  7月份就业报告显示,2009年经济衰退时,全美失去1000万个全职工作,到今年7月,已全部“收复失地”;2009年时,年轻人失业率一度飙升至26%,到今年7月,已跌至16%;7月的半职工作数量,也从高峰时的900万减至600万。

  在经济成长方面,除了今年第一季因东岸和南部寒冷天气影响,成长率只有0.6%,第二季回升至2.3%,过去五季平均为2.9%;经济学家估计,今年下半年有3%成长。这个成长速度已进入美联储可以升息的范围。

  从7月的就业报告看,美国经济还有两个弱点:一是工资停滞不前,二是劳动人口的就业比率仍然偏低。7月的全美工资只比6月增加0.2%,比去年同期增加2.1%,离美联储所订的3.5%标准,相差甚远。打工阶层得不到加薪,分享不到经济成长的好处,是整个社会怨气积聚的原因。

  最近几年,在安倍政权的强力推动下,大型企业对应届毕业生显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日本今春大学生的就业率高达94.4%,连续3年保持上升趋势,女大学生就业率更是连续两年超过男大学生,达到了95.2%。

  如果安倍政权能拿出解决应届毕业生就业问题一半的劲头,这些中年待业人员问题也有望缓解,毕竟日本还有很多业种都严重的人手不足,只是这些业种在以年龄为由将中年待业人员敬而远之罢了。这就仿佛一个饥肠辘辘的人好容易弄到一碗面,却因为是鸡汤面而非最爱的排骨面而不肯再看第二眼。(蒋丰)

  在劳动人口就业比率方面,报告显示,7月只有62.6%的劳动人口就业,这是1970年代以来的最低点,显示美国仍有大量劳动人口没有就业,或可反面解释申领政府粮食券等政府福利的人数,为何居高不下。

  综合而言,由于美国经济稳步扩张,就业情况稳步向前,基本上已恢复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就业水平,因此正是美联储升息的时机;至于美联储在9月或12月决定升息,关系不大,重要的是9月或12月升息已势在必行,因为秋后升息将是最佳时机,可为美国经济发展争取到最大好处。

本文转载于http://www.cbzxwsy.com/HZfrHsi/HvMeqoq.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