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钦州在线 > 报摘资讯 > 正文

台媒 日本旅游翻译门槛不是一般地高


17/08/08    来源:http://www.qwvpn.com 新全讯网2

台媒:媒体不该沉溺“柯神话”而无法自拔

台北市长柯文哲(中时报系记者方浚哲摄)

新华侨报:日本旅游翻译门槛不是一般地高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2月6日电 台湾《中国时报》6日文章称,柯文哲就任市长以来的高媒体曝光率,无疑是当前最值得检讨的媒体现象。

  文章称,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柯市长爱讲敢讲而无所顾忌,固然是柯氏新闻神话主要成因;然而,媒体发现柯放言高论能吸引广大注意,因而能制造相关新闻产品超高卖点后,也就利字当头,顺势天天诱导柯多多发言,以维系新闻卖点于不坠,其实也是柯在新闻曝光率上一枝独秀的主要原因。

  分析表示,柯毕竟是市长而非名嘴,更不是跑江湖卖艺的说书人,媒体要报道柯市长的相关新闻,岂不应该回归基本面,透过详细搜集数据及谨慎访问多元消息来源,以负责任的态度,经由仔细调查采访后,告诉所有受众。柯说的各种问题,到底是不是问题,如果真有问题,又该如何以合乎法理情及有效率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只把柯当成一部新闻制造机,每天只要能从这部机器里生产出一些耸动新闻,就算达成采访任务,心愿足矣!

  否则,长此以往,柯固然言多必失,一再语出惊人而快速消耗掉自己的政治声誉;媒体也会因为这种只知看好戏的报道心态,而被社会大众鄙视,最后,是大家都因为极度失望,而对台北市政开始产生不再关心或寄以任何希望的犬儒心态,终究形成整个市政建设的败落。

  文章表示,台北市不是柯文哲个人的表演舞台或政治实验室,而是所有台北市民的生活与发展场域。媒体对于台北市民该尽的社会责任,就是不管是谁当市长,都要基于公共利益,去好好监督市府团队的表现。

  任何关于市政建设的主张或政策,媒体都要本诸独立公正与精确冷静的判断力,透过审慎的采访与评论,去检视那些政策与意见的可行性与合理性,而不该只是关注市长每天是否又有惊人之语,把市政新闻简化与窄化成市长每天的个人秀。

  6月3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日前刊文称,日本以耳熟能详的“观光立国”,其实,早在二战结束的9年后,日本民间就有人提出了这一国家发展方向。如今,无论是日本自己的调查结果还是其他国家的调查结果,日本都被列在了最想去的国家的前三位里。那么,要想持续性发展“观光立国”,日本欠缺在哪里呢?日本真正需要的,是更多的导游翻译。

  文章摘编如下:

  1954年5月,松下幸之助在月刊《文艺春秋》发表了一篇题为《观光立国之辩论——比掘石炭更重要的是建酒店》的文章,建议日本政府专设一个负责推动观光事业的观光省,再任命一位观光大臣,还说观光大臣的职位应该仅次于日本首相和副首相。

  他指出,打造一流的酒店设施、便捷的交通,以及丰富的观光资源,吸引各国游客到日本来,能让日本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和平国家,赢得全世界的尊重。这就是“观光立国”能够带来的最大利益。

  一位搏击商海而成功的企业家,能够站在国家的角度上高瞻远瞩,不得不令人佩服!然而,即便是大名鼎鼎的松下幸之助,他的建议在那时也没能引起日本政府的关注,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位民间企业家。

  直到小泉纯一郎上台执政,松下幸之助的老乡、同是和歌山县出身的政治家二阶俊博才从振兴日本地方经济的角度,重新提及“观光立国”的重要性。这是日本地方经济的一大转折点,从依靠制作业的发展路线转移到依靠观光业。日本观光厅曾经推算,如果地方上减少了1个常住人口,就需要20个日本游客来填补消费空缺,但如果是外国访日游客的话,7个便可以填补上,因为外国访日游客的购买力,是一般日本游客的3倍。

  最近两年间,中国访日游客无论是人数还是购买力,都表现得相当“给力”,可谓给日本的“观光立国”注入了强心剂。日本国土交通大臣太田昭宏在日前的记者招待会上自信满满地说:“2020年外国游客访日突破2千万人次的政府目标,实现的可能性是越来越大。”

  但是,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公布,日本平均每年接待外国游客人次的排名只占全球第27位,被排在第一位的法国的8500万人次和排在第二位的美国的7000万人次,甩出了不止两条街。就是在亚洲国家里,排在第一位的也不是日本,而是中国大陆的5600万人次。

  无论是日本自己的调查结果还是其他国家的调查结果,日本都被列在了最想去的国家的前三位里。那么,要想持续性发展“观光立国”,日本欠缺在哪里呢?

  或许,日本真正需要的,是更多的导游翻译。如今,在访日的外国游客里,已经有不少人都是来过两次乃至更多次的“回头客”了,他们已经不仅仅满足于走马观花和疯狂血拼,想要进行一番深度旅游,但旅行社所能提供的路线,大都只是针对首次来日本的游客。这就需要了解日本方方面面的导游翻译。而在日本,如果一个没有通过“导游翻译国家统一考试”的人为外国游客提供翻译、导游服务,是有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的。

  问题在于日本导游翻译的门槛不是一般地高。截止2014年4月,日本全国只有1万7千名持证导游翻译,其中还有四分之三集中在东京、大阪等大城市。2014年,导游翻译的考试及格率仅在22.7%,问卷上的试题都是些“请说出2012年和2013年的东京证券交易所最终日的日经平均指数的变化”、“高知县室户岬是如何利用林产资源的”之类的问题,一点不次于金融机构选拔员工或者政府机关的公务员考试。即便如此,观光厅都还“喜称”这个22.7%的合格率已经高出了往年水平。

  日本的导游翻译持证上岗制度,成立于1949年,当时,到日本访问的绝大多数是外国政要,出于保护与服务外国政要的目的,日本为导游翻译制定了严格的国家统一考试。但如今,世间早已沧海桑田,这项制度明显是没能跟上时代。

  就以柯市长认定需要调查的几项“前朝”牵订的开发案而言,这些案子到底有何细节会有争议?前市长认为这些案子都经得起检验,柯市长却认为其中都有问题,那么,真相到底如何?不靠媒体仔细公正地检视,市民从何判断谁是谁非?这样的报道与分析,固然比较专业枯燥,但对民众而言,却是比较有用的信息,也是大家应该要掌握的,与基本事实有关的重要讯息。

  该文指出,媒体不花精神在挖掘这些重要信息,只是每天死盯在市长或市长夫人身边,等待好戏登场,先不管市长是否又言多必失,媒体先抛弃了自己的社会责任,沉溺于柯文哲神话中而无法自拔,这种表现,其实也不比我们这位新科市长高明到哪里去!(胡幼伟)

  2014年,日本的温泉旅游胜地鹿儿岛迎接了25万游客住宿,比2013年增长了36%。一艘豪华游轮靠岸,就能为当地带来400名的外国游客。然而鹿儿岛县内具有导游翻译资格的人仅有65名。每当有一艘豪华客船入港,就得紧急向东京、大阪等城市求援,请求速派导游翻译来。

  再有5年,日本就将迎来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眼下,或许就是日本重新考虑修改导游翻译制度的最佳时期,也是最有必要的时期。(蒋丰)

本文转载于申博官网http://bbs.jishanbbs.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