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钦州在线 > 报摘资讯 > 正文

新华侨报 中美之间常见的文化误判或有阴差阳错


17/05/10    来源:http://www.qwvpn.com 皇冠比分

新华侨报:安倍推助日本修宪正在谋求新路径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8月14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14日刊文称,中国与美国之间,由于历史、文化、种族、语言、教育、地理,以至意识与社会形态等方面的众多差异,彼此打起交道来也确实不容易,应尽量争取做到有效沟通各自的想法和思维,增强理解并减少误判。所谓误判,最常见的原因,就是以自己熟悉习惯的经验意识,去推演判断对方的动机意图,后果可能阴差阳错,也会让人啼笑皆非。

  文章摘编如下:

  2月16日电 众所周知,修改日本宪法,可谓是当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内心的“夙愿”。日本新华侨报16日文章表示,其实,如果追根寻源,我们应该看到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在担任日本首相的时候,就积极推助修改宪法。如今,安倍突然降低修宪的调门,并不是要改变初衷。他是通过调整修宪的形式,让政坛的各个政党协调接受,让民间的百姓草根愿意接受,让军事盟友美国“大哥”欣然接受。

  文章摘编如下:

  值得注意的是,安倍于2月12日下午在众参两院发表施政演说的时候,并没有大谈特谈修宪。与他在施政演说里面36次大谈“改革”、“日本战后最大的改革”相比,他仅仅一次用设问句谈到修宪,认为这个问题应该在日本国民中进行深入的讨论。而涉及到修宪的重要问题——行使集体自卫权的问题,安倍晋三居然是只字未提,而“自卫队”这个词汇也仅仅出现了4次。

  目前,安倍晋三已经把自己的政权定位为施政到2020年的“长期政权”。此前,他也曾表示在2016年参议院夏季选举后,要让修宪进入政治议程。那么,作为“第三届安倍政权”起航标志的安倍“施政演说”,为什么对修宪问题如此淡化呢?是安倍晋三退却不前了?还是安倍晋三改变路径了?在笔者看来,显然是后者。

  日本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曾经把安倍晋三与他的“政治恩师”小泉纯一郎的政治手法进行过比较。指出两个人都是“改革家”。面对着“抵抗改革的势力”,小泉纯一郎会给其贴上“反改革”的标签,与其进行撕破脸式的彻底斗争;安倍晋三则会采取比较柔软的方式,与其反复沟通、交谈、议论,甚至会部分地吸收其的想法。

  正因为这样,小泉纯一郎在强力推助邮政民营化改革的时候,自民党内部出现了不满的“造反组”、“脱党组”,安倍2012年底重新上台强力推助修宪到今天,自民党内部呈现的依然是“一派团结景象”。

  事实上,安倍并没有放弃修改宪法的初衷,而是对修宪的手法进行调整。在安倍看来,只要能够对战后日本宪法做一次修改,其意义比修改什么内容更为重要。安倍多次指出,战后日本宪法并不是人民主持制定的宪法,是当时美国占领军主持制定的。

  他非常“爱国”地表示,一定要修改这部宪法。当然,他也懂得不能为此去踩美国老虎的尾巴,一定要获得美国方面对修宪的支持,也一定要增加美国方面需求的、可以接受的修宪内容。

  最近,安倍表示将围绕着增加“环境权”和“紧急事态条项”来修改宪法。所谓的“环境权”,就是要在修改宪法时增加“国民应该有享受良好的自然环境的权利”;所谓“紧急事态条项”,就是要在修改宪法时增加“当受到外国的武力攻击和发生大规模自然灾害的时候,可以出动自卫队。”

  面对实施至今的战后宪法,日本政坛有“修宪派”,有“拒修派”,还有“加修派”,前两者的意思众所周知,后者的意思是给宪法“增加新的内容”。目前,与日本自民党联合执政的政治盟友——公明党就是“加修派”。长期以来,公明党认为在宪法中应该增加有关“环境权”的内容,“如果在最高法规中设置了环境权,就会对立法、行政产生巨大影响,在救济方面也会产生效果。”

  对此,日本第一大在野党——民主党,也表示“承认这种必要性”。显然,安倍是希望通过获得其他朝野政党的支持,来推助宪法的修改。而在宪法中新增“紧急事态条项”,实际上近年来渲染“朝鲜威胁论”、“中国威胁论”以及“俄罗斯威胁论”的结果,也是日本与包括韩国在内的这些国家进行领土争议的结果。

  社会文化氛围方面,中美之间目前交集往来甚多,矛盾冲突也不少。对中美关系的评估预测,美国的各种媒体自然也是七嘴八舌,现实与合作观点占主流,对抗和敌意的说法也不是没有。

  有时会出现这样有趣的现象,美国某个作者在某个媒体发表的文章观点,可能谈论对中国的冲突策略,该文章如果被中国网站翻译转载,便引起中国读者的一片愤怒声讨,好像中美两国进入了开战状态。

  其实,美国并没有官方媒体和国家通讯社。除非某个消息发自于美国政府网站,或由美国政府权威人士正式宣布,其它观点意见也就只能代表某个作者或出版单位的独立或个别说辞,自由言论,仅供参考,不必太过认真。所以读美国来的东西,首先应该考察验明出处,公开发表并非意味着代言官方。

  意识形态方面,美国与中国不是一回事,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在国际舞台上,美国也不愿意看到中国来争当老大。但这是否就意味着美国希望颠覆灭亡中国?

  仔细观察一下美国的行为轨迹,其实它一贯如此,也不只是针对中国,不必大惊小怪。颠覆中国,对美国有什么实际好处吗?灭亡中国,能灭亡得了吗?中美政党和政府间非敌非友,但将保持交往共处,这就是现实的选择。未来如何,只能走着瞧。

  对此,显然可以获得日本民众的支持。对于美国来说,希望日本成为一个可以到海外参战、支援美国的军事国家。当这个愿望无法一步到位的时候,日本能够成为用武力应对战争的国家,也是很重要的。

  综上所述,安倍突然降低修宪的调门,并不是要改变初衷。他是通过调整修宪的形式,让政坛的各个政党协调接受,让民间的百姓草根愿意接受,让军事盟友美国“大哥”欣然接受。当然,这种修宪的核心是没有改变的,那就是要让日本成为一个“可以参加战争的国家,那就是要突破日本宪法的核心!(蒋丰)

  美国这边也存在“以己之心,度中国之腹”的情况。譬如对中国希望取代美国作世界老大的估计,基本属子虚乌有。中国人最大的愿望,从来都是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再与邻里街坊相处好,便接近“小康境界”甚至“世界大同”的理想了。中国儒家虽然主张“兼济天下”,但这里的“天下”乃指华夏中国而已,并非西方基督教所鼓励的那种全球文化使命感,原来的“输出革命”也过了时。

  对中国军事力量的外侵性,美国也多有夸大其词,无意间把中国当成了日本,或者美国自己。自元朝成吉思汗以降,虽不能完全排除中国出兵境外的情况,但绝对没有开疆拓土,占领殖民的先例。中国的国防力量确实只关心国防。(伟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