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钦州在线 > 报摘资讯 > 正文

台湾经济日报 安倍晋三对华政策的两难境地


17/06/18    来源:http://www.qwvpn.com 足球比分直播

  10月8日电 台湾《经济日报》8日社论称,台湾9月出口再度衰退,已经是连八衰,当局的提振措施已捉襟见肘,全民全力推动电子商务,是有效且可行方案。近年来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现代商业的必备工具。任何商品只要具有优良的性价比,透过电子商务平台,就可以一夕爆红,成为炙手可热的商品。

  文章摘编如下:

  8月14日电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今天(8月14日)发表的战后70周年谈话,会否继承1995年的“村山谈话”,承认侵略并道歉,近来在坊间引起不少猜测。香港明报14日文章则表示,无论安倍最终的讲话会如何定调,事件又再次突显了安倍在制订长远对华政策时一个无法回避的两难处境。

  文章摘编如下:

  以电子商务为主的虚拟零售,目前在所有零售的全球占比约为5%,估计十年后的2025年可以快速提升到20%,增速极为惊人。

  拜大陆后发先至之赐,亚太区电子商务之发展更为迅速,今年会以33%的成长率大幅超越全球成长率15.6%,并将以全球占比三分之一超越北美,成为全球电子商务之首要地区;未来几年,亚太区每年还是会以25%的高成长率扩张。台湾电商的营业额近年皆以两位数的成长率扶摇直上,若包含B2C(企业对顾客)和B2B(企业对企业)的营业额,去年已经达到新台币8,909亿元,今年可望成为新的“兆元产业”。

  台当局当然极重视这种发展趋势,“行政院”成立了“电子商务发展指导小组”,致力推动将新兴科技应用于电子商务、协助业者前进大陆与东盟市场、鼓励观光客网购台湾商品等措施。第三方支付法也已经上路,解决了电子商务的支付问题。以台湾手机的普遍程度,加上手机购物比例之高,电子商务在可预见的未来在台湾仍然会大幅成长。

  然而,我们观察到一种现象,也就是能够建立或参与网络销售的企业,迄今仅有4.5万家,若以全台130万家企业来看,这代表着仅有3.5%的企业有能力利用电子商务进行销售,这仍然是一个相对偏低的比例。一个现代社会的公民,在使用计算机或上网的能力上存有巨大的差异,经常被称为“数字落差(Digital Divide)”。

  那么一家企业是否具备建构网站,或利用网络平台开店的能力,就可以被视为“电子商务落差(E-commerce Divide)”。很快地,我们将看到国际竞争力评比中,会以一个国家或地区电商数目占企业数的比例,做为衡量该地企业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指标。

  不止是国际竞争力指标,它很快就会是一个现代企业的存活能力指标。一般认为农业是没落的夕阳产业,但日前联合报报道,花莲玉里的稻农已经规划在今年阿里巴巴集团的“双十一”光棍节活动上,以B2C的跨境电商模式,直接销售台湾米到大陆消费者手中,直接造福40多位农民和他们的500公顷农地。而在此之前,八年来他们已经和网购平台合作,以自我品牌销售了近新台币2亿元的稻米。

  如果这个模式可以成功地推广,那么台湾优秀的农民,以及众多的制造及服务业者,何惧于“两岸服务(或货物)贸易协议”等其实是有助于台湾整体出口的外来竞争呢?而经常出现的“菜金菜土”现象,也可以藉由电子商务让广大的岛内外消费者,以迅速的网购消费反应,来化解农民收入巨幅波动的痛苦了。

  自从苏联在1991年解体、中国又适逢其时迅速在1990年代末崛起后,如何应对中国崛起已成为了包括日本在内的各国的一大难题。

  对安倍来说,心里当然极想日本取代中国,成为亚洲一哥。所以在安倍积极的策划下,近年日本一改以往外交低调,主动加强与美国、菲律宾等合作,意图在亚洲牵制中国崛起。

  安倍迫于现实,又不得不放软身段。安倍对今天发表的战争纪念谈话字眼一直摇摆不定,正好是该心态的流露。

  日本这种既想遏制中国又想同中国友好的外交政策,看上去实在令外人难以捉摸,但一旦明白安倍心态后,也就不难理解了。

  从国家的利益来说,安倍从本国切身的利益出发,最大限度维护本国利益。但正因为这样子,笔者以为,安倍作为成熟的政治家,更应该考虑到在以下的现实环境下,其围堵中国政策是否对日本有利。

  其一,目前中国大致处于一个稳定的秩序环境之中。日本要压抑中国,只能够被动地等待中国出错,而非东京的主观意志可以改变。

  其二,日本由于受到和平宪法和美国驻军的限制,严格上来说并不能算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一旦美国改变当前的抑制中国政策,走在前方的日本,风险只会徒增。

  其三,中国的“外交无小事”,重大政策仍保持着通盘的、长远的特色。

  遗憾的是,当局尚未将这个议题提升到“全民运动”的层次,让“行政院”的决心展现在相关部会的施政计划上,所有的相关计划都只能示范性地嘉惠于极有限的样板企业。

  在促进出口的措施中,必须增加“全面提升企业电子商务能力”,并作为施政主轴来全力推动。

  相比之下,自1885年伊藤博文出任日本第一任首相的100多年来,日本已更换了近百位首相,平均不到两年就换一任。结果造成日本对外政策缺乏稳定、一以贯之的大战略。

  按照惯例,日本首相最多能做6年。换言之,纵使安倍胸有围堵中国的妙计,下任首相上台后一旦改变策略,再好的围堵中国政策恐怕也没有用。(戴庆成)

http://www.vertu888.com/WSvs/59JcckV2p1v.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