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钦州在线 > 报摘资讯 > 正文

联合早报 三个方面凸显大陆经济后势依然可为


17/06/18    来源:http://www.qwvpn.com 太阳城娱乐网站

  2月1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1日刊文称,随着时间的不断迫近,2016年伊始新一轮叙利亚问题和谈已在日内瓦召开。虽然和谈原定于1月25日举行,后被推迟至29日,但经过紧张的斡旋和联络工作,目前已经就参与和谈的各方名单达成初步一致。此次和谈将是叙利亚2011年内战爆发之后最重要的一次和谈,有关各方将会就一系列敏感议题展开广泛的讨论。

  文章摘编如下:

  2月4日电 从2010年第1季开始,大陆经济成长率下滑。台湾《旺报》4日社评则指出,如果深入观察以下几个面向,可以确认大陆经济后势仍然可为。

  文章摘编如下:

  叙利亚内战有望结束

  叙利亚和谈是基于2015年12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2254号决议案进行的,在安理会2254号决议案中,明确提出了“六个月内建立‘可靠、包容及无宗派的管治’”“18个月内举行‘自由及公平的选举’,选举由联合国监察”,并且表明了“叙利亚人民需要领导政治转型”的立场。2254号决议案为叙利亚内战相关各方真正坐下来进行政治对话,增强互信,化解疑虑以及为未来和平创造条件,提供了极其重要的问价基础与合法平台。

  应当说,2254号决议案的内容和表述,基本上照顾到了各方的关切,因此得到了各方的欢迎。首先,过去数年的内战经历表明,在叙利亚战场上,任何一方都几乎无法重新依靠武力统一叙利亚全境。叙利亚国内政治和军事派别,都普遍意识到了战场的厮杀,将无法带来叙利亚国内的永久和平。同2012年相比,无论是叙利亚政府内部的强硬派,还是叙利亚反政府内部的激进者,都已经在这个问题上立场一致。

  其次,中东地区各方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角力已经陷入僵局。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伊始,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抗争到底”的埃及、土耳其、沙特等国,“阿拉伯之春”热情支持着相关国家对于叙利亚内战进行干涉。

  不过经历了2013年的大变动之后,埃及塞西政府转而奉行更为务实的外交方针,更加关注国内事务;土耳其国内埃尔多安政府执政压力加大,国内也因为反恐、叙利亚难民和经济发展放缓等一系列问题,因而在叙利亚问题上可能做出一定的变化。

  第三,内战造成的巨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几乎耗尽了叙利亚的国力。持续多年的内战几乎已经摧垮了叙利亚国内经济架构,致使经济发展陷入停滞,不断高涨的难民潮也使得邻国如土耳其、黎巴嫩、约旦乃至埃及和欧洲都不堪重负。由战争引发的一系列难民危机,从客观上推动了国际舆论要求结束叙利亚内战的呼声。

  国际和谈参与度广泛

  此次叙利亚和谈,应该是联合国主导下、国际社会和有关各方广泛参与,也是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之后的第三次和谈努力。在2012年和2013年,国际社会曾经举办了两次大规模的叙利亚和谈倡议。与之前的两次和谈相比,此次和谈最大的特点就是“参与度广”,几乎同叙利亚内战有关的国家都直接或者间接参与其中。

  在2012年举行的叙利亚问题第一次日内瓦会议中,叙利亚现政府就没能够出席。当时美国和西方国家和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拒绝与巴沙尔•阿萨德领导的政府对话,西方国家当初坚持这样的立场皆因他们以为阿萨德政权很快将垮台。

  但是随着战争的进行,叙利亚内战各方的力量对比逐渐发生了变化。在2012年时,当时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正在叙利亚战场上发动大规模进攻,首都大马士革都受到了直接的攻击而岌岌可危,在此情况下,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西方国家和其他地区国家都认为叙利亚政府将无法坚持太久,因此第一次叙利亚和谈没有邀请阿萨德政府参会,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随着战场局势的发展,尤其是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的介入,叙利亚政府军不断发动反攻,在第二次叙利亚和谈召开之际,叙利亚政府军已经在多地发动反攻,尤其是针对叙利亚—黎巴嫩边境地区的反击,让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受到重创。不过当时在叙利亚北部和南部,反对派武装仍然占据优势。因此当2013年底叙利亚第二次国际和谈召开之际,叙利亚政府和反政府代表也“底气十足”,会谈无果而终也是必然。

  此次会谈的战场形势仍然和之前类似,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介入之后,在叙利亚北部发动进攻,已经在尝试掐断叙利亚反对派北方地区的补给线。与之相对,叙利亚政府军也陷入了兵力枯竭、装备消耗和经济压力巨大等一系列问题中,尤其是最近一系列的进攻在取得战果的同时,造成了政府军方面大量人员伤亡,能否在未来持续发动后续进攻仍然存疑。因此如果能通过和谈,将现有的战场优势化为政治优势,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和谈成功仍存困难

  尽管这次的会谈将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叙利亚未来的政治走向,但是从当前来看,叙利亚和谈仍然面临着诸多的不确定因素。首先是“阿萨德政府去留”问题。尽管叙利亚问题谈判各方参与会谈,本身表达了不再将“阿萨德下台”作为先决条件,但是其问题是,未来六个月后建立的“可靠、包容及无宗派的管治”是否应当包含“阿萨德政府”,亦或是将阿萨德政府通过未来的政治进程排挤出去?

  对于阿萨德政府来说,断然无法接受下台的命运,即使下台,也希望将自己的政治团队留在权力中心。而对于反对派来说,则希望能够将阿萨德政府完全驱逐,以政治手段达到军事手段所不能达到的“革命”目的。这样的冲突观点,如何调和将很大程度上考验有关各方的政治智慧。

  其次是阿萨德政府如何界定“反对派”的问题。对于对话来说,建立一个未来包容性的政府是各方的共识,但是如何界定“包容性”的内涵,即哪些组织和哪些人应当被排除出去,可能当前存在着巨大的分歧。阿萨德最近就宣布,“对于我们叙利亚人来说,那些拿着机关枪的人都是恐怖分子”。如果按照这种标签进行划分,那么很显然将会为叙利亚和谈制造巨大的障碍。

  支持大陆经济的三驾马车:消费、投资和净出口在2014年均呈现全面走缓。但如果深入观察以下几个面向,可以确认大陆经济后势仍然可为。

  第一,大陆就业市场稳定,也产生稳定的消费力道。大陆2014年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322万人,失业率为4.09%,均较2013年来得好,且居民实质人均可支配收入(扣除物价因素)成长8%,其中城镇居民成长6.8%,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9.2%。稳定的就业与薪资成长,有助于稳固消费力道。

  第二,大陆网络商机惊艳全球。2014年大陆网上零售额高达2.78兆元人民币,较2013年大幅成长49.7%,网络零售业成长速度及规模扩张相当惊人。当前大陆网络零售商展开的各种各式的促销活动,吸引广大的消费。

  最著名的就是11月11日的“光棍节”,阿里巴巴表示2014年“双十一”网购销售总额达到破纪录的571亿人民币(约93.2亿美元),共有超过2亿个使用账户当天在淘宝及天猫网站进行网络购物。这是惊人的消费力道,也带动服务业的蓬勃发展。

  况且除了零售商、网站业者直接受益之外,相关的快递、运输、金融 (信用卡、第3方支付)等产业大量成长,提供就业机会。大陆邮政局表示,2014年大陆将发出约120亿个快递包裹,令大陆正逐渐超越美国。

  第三,大陆经济结构转型,服务业比重持续提升,2014年前3季,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进一步提升至46.7%,高于第2级产业2.5个百分点。依照先进经济体的经济发展过程,产业重心由初级产业、次级产业(工业),最后移转至第3级产业(服务业)。

  大陆正由工业转型服务业的阶段,但一旦渡过转型阵痛期,加上新产业、大市场的双引擎助力之下,仍将会是世界经济领头羊。

  第三,此次会谈能否弥合有关地区国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不同立场?美国和俄罗斯等域外大国对于中东地区形势,尤其是叙利亚问题紧张当然具有重大意义,但是应当看到,2011年之后中东地区国家的自主性增大,美国影响力下降,透过美国看中东已经显得有些过时。

  这次和谈对于叙利亚内战和未来政治进程有着及其重要的意义,各方能够坐下来坦诚交换意见,增加互信,对于叙利亚和平十分重要,但是叙利亚问题势必面临一系列分歧的挑战,此次和谈如果失败,将很可能进一步恶化叙利亚国内战场形势,进而影响中东地区形势。新一轮的叙利亚问题和谈,进展和结果如何值得国家社会重视。(王晋)

  台湾是浅碟子经济,搭上这班顺风车不但能突破目前的闷经济,还可带来持续的发展机会。台湾过去依靠大量出口至美欧国家的模式已不可行,未来发展的重点不能没有大陆市场。“卡位大陆、融入亚太、迈向全球”是最佳的发展战略,况且我们还有“地理位置相邻”、“语言相通”这两项无可取代的优势。

  台湾朝野应尽快通过《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让两岸《服贸协议》与《货贸协议》过关,为融入全球区域整合趋势奠定基础,并结合当局既有的产业发展政策,加速台商产业转型发展与国际接轨,让台湾再度起飞。

http://www.cbzxwsy.com/nBszQSf/oZxWv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