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钦州在线 > 报摘资讯 > 正文

台媒:媒体“贴近”人体 中国贪官海外好日子无多


17/06/19    来源:http://www.qwvpn.com 足球比分网

  3月19日电 台湾《中国时报》19日文章称,苹果正式推出价格昂贵的Apple Watch,“穿戴装置”就此在各厂牌之间同力挺进,已经势所难免了。终端设备彼此竞争追逐,“谁能日夜紧贴人体”就意味着绝对胜利!完全不是一只新款数字手表价钱贵不贵、设计时不时尚的问题。

  文章说,因为穿戴设备,将成为“信息内容影响力最靠近”的全新环节,并且将因此逐渐取代手机、计算机、电视的“媒体顺序”!这对于媒体内容工作者而言,是一个必须未雨绸缪的命题。如果大众的普遍信息需求,最终都可以在“举手望一眼”的瞬间完成并加以满足,人们还会分配多少时间给其他媒体渠道?

  5月20日电 5月18日,涉嫌贪污的中储粮前官员乔建军的前妻赵世兰在美国洛杉矶联邦法院受审。美国《侨报》日前刊文表示,在美逍遥的贪官们,恐怕好日子无多了。他们原以为按照自己精心设计的“路线图”能在美国享乐无虞,不料中国“猎狐”队未至,却先等来了美国的司法制裁。

  文章摘编如下:

  分析表示,这几年以“智能手机、行动网络”产生出信息结构及媒体需求的变迁,仍然还在继续大举进化出各种模式。新媒体的内容模式,经历了这些年的分歧又合流,最终还是被归纳出几个共通且必须掌握的特征:

  1.“屏幕大小比例的行为影响”:手机族群成为最大宗,但计算机电视人口并没有因此减少;但传统电视大屏幕的媒体内容,朝向视频影像更为“精致、高清、流动”的需求发展,手机小屏幕则更趋于“短捷、移动、游戏”导向。

  2.“贴图化取代文字”:通讯软件的各种贴图,近几年创意蓬勃且趣味多元,有逐渐取代各种“文字语言情绪”的应用态势!千言万语尽归一枚动态小贴图,各方评估这也必然将是穿戴设备时代来临之后的主要媒体符号。

  3.“标题创意重新抬头”:信息洪流巨大,随着网络社群也成为供应来源,人们的注意力甚至仅容“看一眼标题”而瞬间决定!媒体的“编辑”角色,字句斟酌的重要性,今后将逐渐更甚于记者。标题决定浏览率,已经是如今新闻媒体共知的事实了。

  4.“意见领袖的向导化”:传统媒体历经了新媒体、自媒体的冲击变迁,分化融合的结果让各领域的“意见领袖”,成为被持续追踪固定阅读的对象。粉丝族群,成为影响力的主要结构;信息风格,也才能培养信息吸吮习惯。大众需要更多的向导与评论,远大于自己主动搜寻各类新闻。

  今年3月,赵世兰以移民欺诈、洗黑钱等罪名被美国检方起诉。乔建军目前虽仍在逃,但正被美国警方通缉。检方称,或以欺诈性移民为由将赵世兰驱逐出境,如此一来她就得“回家”接受中国的审判。

  在中国官方近期公布的百人“红色通缉令”上,乔建军名列第三。2011年11月,时任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河南周口直属库主任的乔建军卷款逃来美国,以虚构的投资移民方式获得公民身份,借空壳公司洗钱在西雅图购买豪宅。他们原以为按照自己精心设计的“路线图”能在美国享乐无虞,不料中国“猎狐”队未至,却先等来了美国的司法制裁。

  由于美中、加中之间尚未签订引渡条约,这类国家成了中国贪官首选的出逃目的地,中国的司法系统对这些贪官往往鞭长莫及。贪官们带着来自中国的动辄千万美元的非法巨款,或者低调地在郊区过着奢侈生活,或者高调地接近当地政商圈妄图洗白身份,在一定程度上拉动内需,倒也为躲藏地国家所“笑纳”。

  另外,过去在意识形态先入为主的年代,一些正常的追逃案例反被炒作成政治案件或人权案件,导致追逃工作陷入拉锯战,轰动一时的赖昌星案就是一个证明。

  但是,时势正在改变。外交层面,近几年国际间反腐合作已成主流,随着美中之间信任的巩固,司法合作向纵深发展,此次美国国务卿克里访华期间就强调,美国不想成为中国贪官的避风港,愿意配合北京的海外追逃行动。

  经济层面,对于美国来说,没收犯罪资产或者按特定比例享受追赃所得,堪称眼下充实国库的一条捷径。

  舆论层面,这些中国贪官的贪污、挥霍、欺诈、洗钱行为,不仅有辱美国的主流价值观,更暴露了美国的移民漏洞、助长了美国的金融犯罪,已经引发主流媒体的拷问。《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近日接连发表长篇报道,披露中国贪官住百万豪宅,开宾利、买游艇、介入实业。对此,美国司法系统需要给民众一个说法。

  基于上述因素,美国主动对在美的中国逃犯发威就不难理解了。千万别以为没有引渡条约,中国就拿在美的贪官没辙了,这是个误解。美国当局可通过移民法、反洗钱法等法律法规,以移民欺诈、洗钱等理由,逮捕、拘押并遣返在美的中国贪官,这在个案里已经有所体现。

  早在2004年,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案案犯之一余振东,被美国驱逐出境后移交给中国司法机构,开启了美方正式向中方移交外逃人员的先例。赵世兰以及乔建军们的出路,其实已经一目了然。

  当然,相比于机制化的引渡,这种异地追诉的个案合作方式,容易受到偶然性变数的影响,对中方来说增加了办案难度,如在搜集涉贪人员的国内犯罪证据之外,还需要调查其在躲藏地国家的犯罪证据,精力和时间成本会更高。

  该文指出,穿戴设备的研发,最初阶段基于更受限的屏幕视觉面积,“贴图化”的内容,毫无疑问将是首屈一指的核心扩张!这也将是年轻世代创意竞争的主要舞台。当中值得注意的是传统文字工作者,若无法鲜明转型,让自身风格成为清晰符号,终将一路加速消失于小众边缘。

  至于传统媒体的艰难也不小,不同媒材的接口转化设计,其实非常困难!传统的“翻阅、收视”习惯,再怎样就是与如今关键的“点击”动作不同!纵使是未来的穿戴设备,仍然需要使用者“出手点击”,而这都将使得媒体行为与内容策略,今后精细深达包含视觉触觉的“生理学”、情境心理的“美学”都将是跨领域研究的大势所趋!(王尚智)

  此外,处置犯罪资金的主导权问题也容易陷入模糊,追赃所得难免留有遗憾。但不管怎样,用他国法律实现追逃追赃,不失为一个缺少引渡条约之下的巧办法。

  此番审理赵世兰案,美国司法系统少不了在非法资金来源调查方面继续与中方协助,这是美中之间的一次反腐合作机会,双方宜相互协作、增进互信、积累经验,让中国的贪官同时也是美国的罪犯,为自己的不当作为、犯罪行为付出双重代价。

本文转载于http://www.uywang.com/pXvVfR/0BIvloD4H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