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钦州在线 > 军事资讯 > 正文

专家:美主导同盟不能维护亚洲和平 俄船曾帮雪龙号破冰脱困(图)


17/08/06    来源:http://www.qwvpn.com 足球直播

  以“亚洲特色”筑亚洲安全(望海楼)

  十八大以来,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更加积极有为,不断发出“中国声音”,提出“中国方案”。针对亚洲安全问题,2014年,习近平主席在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上发表主旨讲话,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今年4月28日,习主席在京出席亚信第五次外长会议开幕式,在讲话中强调要坚持和践行亚洲安全观,凝聚共识,促进对话,加强协作,推动构建具有亚洲特色的安全治理模式。

  “雪龙”船脱困后驶向清水区 摄/法制晚报记者 赵宁

  “具有亚洲特色的安全治理模式”是中国对区域治理的最新贡献。这一模式的提出具有科学性和必要性。

  首先,亚洲安全形势发展,要求跳出旧有的安全模式,寻找新思路。当前,区域内传统和非传统安全挑战交织,热点问题此起彼伏,安全问题的复杂性不断上升,不确定因素增加,需要在科学理念指导下综合施治。

  其次,为小团体安全牺牲共同安全的做法有违历史潮流。在以和平和发展为主题的时代潮流中,弱肉强食和穷兵黩武将制造更多不安全因素,拉帮结派更容易引发对抗和冲突。近年来,伴随美国加紧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亚洲没有变得更安宁,反而出现更多不确定因素。事实证明,美国主导的同盟体系不是维护亚洲和平与稳定的正确途径。亚洲安全需要正确的理念和路径保驾护航。

  中国在认真“把脉”亚洲发展态势后,开出了“具有亚洲特色的安全治理模式”的药方。这个药方的精髓在于“亚洲特色”。

  “亚洲特色”集中体现在照顾各方舒适度。亚洲国家已逐渐形成相互尊重、协商一致的合作精神。习主席在讲话中特别指出,要互谅互让,坚持对话协商和平解决争议。越是复杂的地区热点问题,相关国家越应保持冷静,避免采取不负责任的行动,为一己私利影响大局,让大家感到“不舒服”。

  “亚洲特色”渗透了开放包容。中国反对排他性的机制安排。对于亚信平台的发展,中国始终支持亚信扩大成员规模和合作伙伴关系网络,更广泛地参与国际和地区安全事务对话、交流与协作。中国也不搞“势力范围”,只要域外国家为亚洲和平发展贡献正能量,同亚洲国家一起促进亚洲安全稳定和发展繁荣,中国就表示欢迎。

  “亚洲特色”落脚于合作。中国希望地区各项安全机制能够相互协调,形成合力。另外,中国建议逐步探讨构建符合亚洲特点的地区安全合作新架构。

  在亚洲安全议程中,中国致力于顶层设计,为亚洲安全规划蓝图。中国更带头践行亚洲安全观。近年来,中国为促使朝核、阿富汗等地区安全热点问题解决所做的努力有目共睹。中国国家领导人在亚信外长会上坦然谈到南海问题,重申中国秉持的“双轨思路”,呼吁相关国家与中国相向而行、共护和平。

  新华社消息,北京时间7日17时50分,在受困约5天后,“雪龙”号成功冲出厚重的密集浮冰区,胜利突围。

  就在“雪龙”号哼着胜利的小调,继续踏上环南极洲的科学考察征程时,《法制晚报》记者专访了中国第24次南极科考中山站站长徐霞兴,当年“雪龙”号在距离中山站附近50公里处,因破冰困难被困21天,而他就是救援人员之一。如今再次天天盯着“雪龙”号南极脱困,他向记者解密了“雪龙”鲜为人知的“冻”人故事。

  他表示:“这次‘雪龙’号营救的俄罗斯被困船‘绍卡利斯基院士’号,好像就是当年营救我们的那条船。”

  老站长讲述·被困

  雪地车跋涉1300公里运物资

  2008年10月20日,由204人组成的中国第25次南极科考队从上海乘“雪龙”号赴南极,此行是去建设中国第一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不料,在遇到冰极带时,因为“雪龙”号体积太大,破冰时只能直行,最终被困在了离中山站50公里处。

  “一下被困了20多天,但都忙着运载人力和物资了。”徐霞兴脱口而出的“特殊”印象,显然有些出乎意料。他透露,刚开始的几天里,大家的心里多少都有点担忧,但后来10多天里,船上所有的人都忙着运载物资了。

  “眼看着科考的任务完不成,中山站的物资也上不去,大家都很着急。”徐霞兴回忆说,当时第25次科考队要与他所带领的第24次科考队,进行交接工作并建设昆仑站。而此次南极科考队是以往历次考察队当中,任务最重、搭载人数最多、装卸物资量最大的一次南极考察。

  “雪龙”号困在了冰极带,冰的厚度约4到5米,很难破冰前行。“平时大家还会在图书馆看看诗歌和散文的书籍,但当时所有人都没心情看书了。”他说,虽然大家的人身安全不会有问题,但每个人都有科考任务,时间也是安排得满满的,包括什么时候上岸,什么时候建站等。为了把损失降到最低,大家用直升机和雪地车把建设昆仑站一些墙面板材和钢架等,先运到中山站,然后再用中山站的大型车队运往建设昆仑站的地方。

  “建设昆仑站的地方距离中山站1300公里远呢。”徐霞兴说,当时驾驶8辆雪地车拖载44部雪橇,将所有建站、科考和后勤物资,运抵昆仑站建站站址。有次天气不太好,能见度很低,徐霞兴带领的运载物资的车队,50公里的路程他们走了8个小时。

  “20秒逃出冰隙”

  忙着运载物资的徐霞兴,一次正开着大型的雪地车,从船的左舷绕过船头去往右舷时,竟和一辆8.7吨重的大型雪地车一起坠进了冰隙。徐霞兴笑着称,还好自己会游泳,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由于车的密闭性特别好,海水是一点点地灌进车里。但由于海水的压力太大,他打不开车门和车顶的“逃生门”。在他和雪地车坠至水下约6米,海水即将灌满整个车厢时,他看准时机,借用水的浮力猛地推开了车顶的“逃生门”。

  现在想想当时能逃出冰隙,徐霞兴还有点后怕,他一直强调还好坠下的地方没有偏离冰隙,如果一旦偏离冰隙,爬出来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南极冰块都是移动的,冰块和冰块之间很快分离又能很快合上。还好在他逃生的20多秒时间里,冰隙没有很快地合上。

  “爬出冰隙没一会儿,我就昏迷了。”他说。

  老站长讲述·破冰

  反复撞冰费燃油 直升机天天出动查路况

  因为当时冰很厚,“雪龙”号需要后退,然后再开足马力撞冰。如此反复后退、撞击,再后退再撞击。两侧船舷的钢板撞击厚厚的冰,发出翁隆隆的声音。徐霞兴回忆说,根据船撞冰发出的声音,就能分辨出冰的厚与薄。

  在被困约一周后,徐霞兴接到救援通知,于是带着两名爆破人员和炸药,坐着直升机来到了“雪龙”号。因为船头的冰太厚,当时徐霞兴找来炸药,想把厚冰给炸开,但都没成功。

  在被困的日子里,领导召集各个小分队分批给大家开会,根据每个队不同的任务来分析当时的状况。比如,随船的气象保障队,他们的人员每天都要根据卫星云图分析判断当天气候变化,一天多次汇报给船长。

  还有直升飞机平均每天飞出去两次。徐霞兴说,飞机会飞离“雪龙”号几十公里的地方观察前方“路况”,当然研究冰雪的科学家需要上机跟着。发现水道就去看,然后回来再开会研究分析路况。

  老站长讲述·逃生

  俄破冰船路过辟航道 “雪龙”脱困

  当时离中山站一公里处就是俄罗斯的进步站,还有一个距离中山站100公里的澳大利亚站点,由于没有其他能救援的船,所以“雪龙”号并没有发出任何求救的信号。但是,在被困后的几天里,俄罗斯的船也前往南极,他们沿着“雪龙”号的破冰道前行,行至雪龙号周边时,从船边绕了出去。这样一来,“雪龙”号周边大面积的海冰就碎掉了,为“雪龙”号开辟了一条航道。

  “我们的船就可以顺着俄罗斯船的破冰道前行了,那时‘雪龙’号才真正脱离海冰。”徐霞兴说,“当时俄罗斯船的确是帮了很多忙,而这回我们去救他们,有点报恩的意思啊。”

  徐霞兴透露,因为和俄罗斯进步站的科考人员一直保持着很好的联系,在“雪龙”号被困的日子里,他们就已经知道了俄罗斯的破冰船很快就能到达“雪龙”号被困的地方。

  “因为他们的船破冰能力强,我们就在那等着了。”徐霞兴说,在俄罗斯的船到达前,他们已经把所有的物资和人力都运载完了。随后,“雪龙”号便顺着破开的冰道返回澳大利亚运载物资了。当时因为急着返回,也没时间感谢俄罗斯的科考人员。

  “回到站上,我问他们需要什么,他们说需要一些吃的和喝的。”徐霞兴笑着说,“我们就给了他们一些‘雪龙’号运来的洋葱、土豆和牛奶,表示小小的感谢吧。”

  因为时间太长,徐霞兴已经记不清当年营救“雪龙”号的俄罗斯船的型号了,但他表示,“这次‘雪龙’营救的俄罗斯被困船‘绍卡利斯基院士’号,好像就是当年营救我们的那条船。”

  用徐霞兴的话说,在南极有一种没有国界的“南极精神”。

  “因为离得近,平时有需要帮忙的大家都会相互帮忙。”徐霞兴回忆说,2008年10月5日,俄罗斯进步站一个考察站的二楼着火了,中国的工作人员及时去帮忙灭火。而他们从俄罗斯买回来的雪地坦克,有时坏了,俄罗斯进步站的工作人员也会帮着修理。

  老船长说

  观测预报网络缺失 船遇险情是“家常便饭”

  从1994年7月,第一次随“雪龙”号参加中国第11次南极考察,这也是“雪龙”号第一次出航南极,到1997年开始担任“雪龙”号船长,8年的时间,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党委书记兼副主任袁绍宏为担任“雪龙”号船长时间最长的人,曾十次下南极,被誉为“海洋之子”。

  袁绍宏告诉法晚记者,每次南极考察,都会有几次大大小小的险情出现。包括穿越西风带时,物资固定不牢给船体造成隐患,或者由于机械故障、南极复杂冰情被困,外出队员和“雪龙”号暂时失去联络等。

  其中,在第16次南极考察时,“雪龙”号在中山站附近,遇到了30年罕见的严重冰情,破冰破不进去。袁绍宏亲自下船探路徒步行走了14个小时,90多里路,期间还掉进冰缝,最终为“雪龙”号找到了突破的途径。

  袁绍宏称,南极地区是一片特殊的区域,科学考察、现场作业等都面临很多未知的领域,南极的冰情、气象对船的挑战最大,目前全球还没有一个完善的观测预报网络,有待重视和加强。

  船的破冰能力主要是在密集冰区的突围能力,目前各国都面临破冰船破冰能力不足的情况。但是像美、日、加、澳、德等一些南极考察大国,在建或者已建的船只都在15000吨位,破冰能力在1.5米以上,“雪龙”号属于轻量破冰船。

  中国坚持和践行亚洲安全观,推动构建具有亚洲特色的安全治理模式,这是中国梦与亚洲梦的对接和交融,有助于共创亚洲美好未来。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苏晓晖)

  目前,中国正在计划建造一艘新的破冰船,新破冰船在各国在建和已建的破冰船里算是比较先进的,目前设计方案正在经有关部门审批。而其目的是缓解目前“雪龙”号能力保障不够的情况。(记者 王婷婷 张丽)

本新闻转载于申博官网,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