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钦州在线 > 军事资讯 > 正文

港媒:中国核反应堆技术突破 科学家欲投奔中国


17/10/11    来源:http://www.qwvpn.com 四海人生

已退役的中国首艘核潜艇

  “再不给钱,只好去中国了”

  “载人航天:中国崛起,美国无奈”“德国之声”15日以此为题说。美国政府本月关门以来,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1.8万余名工作人员已有97%被迫休假,电视直播已停。《环球时报》记者15日打开NASA网站,只看到一句话:“由于没有联邦政府拨款,该网站现在无法使用,我们为此造成的不便真诚道歉。”美国媒体称,正在太阳系边界飞行的“旅行者2号”在推特“发文”:“再见,人类,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而“好奇号”火星探测车已经进入休眠模式。美国《福布斯》网站以“美科学家因钱荒考虑投奔中国”为题说,自今年3月以来因联邦预算暂扣而在不知不觉中造成的损害已迫使近1/5的美国科学家考虑移居海外,而罪魁祸首就是政治。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一名教授说,“如果我不把实验室搬到中国去,实验室就有可能关闭。”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1月4日报道,中国科学家离能够运行一个核反应堆而不产生链式反应又近了一步。这一方面可消除熔毁风险,另一方面可以更快、更安全地清除成堆的核废料。

  现今的所有反应堆都依靠链式反应,但链式反应有可能失控并导致大爆炸,1986年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灾难就是这样发生的。链式反应还产生大量放射性废料,需要数百万年才能安全地生物降解。

  报道称,中国的研究团队尝试用一种新办法来解决这两个问题,他们探索把质子束用于次临界反应堆。

  核科学家几十年来一直梦想建造这样一个反应堆,但由于诸多科学难题,到目前为止这始终只是理论上的建构。

  中国的研究团队使用外部高能质子束来促发和维持核裂变过程。其结果是,质子束一中断,核燃料就停止燃烧。这消除了链式反应的风险,目前的反应堆要用链式反应来维持核裂变。

  此外,质子束在击中靶件后能以足够快的速度产生中子来消耗其他裂变材料,比如钍和商用反应堆产生的废弃物。这被誉为一个重要的核“废料处理”措施。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加速器驱动次临界洁净核能系统(ADS)项目的首席科学家潘卫民教授表示:“我们非常激动。我们解决了发动(反应堆)‘引擎’直接冷启动运行的难题。”潘教授把生成质子束比作在大冷天发动一部旧汽车引擎,因为两者的困难不相上下。一旦启动,它的运行很平稳,但完成最初的“点火起飞”殊非易事。

  为了顺利地“发动引擎”,中国的研究团队今年10月在北京成功进行了一次实验。根据中科院网站发布的消息,就技术而言,他们能够稳定加速超过10.4毫安流强的脉冲质子束至6.05兆电子伏特。潘教授表示,这意味着他们能够实现最初的“点火起飞”来启动次临界反应堆。这一突破清除了妨碍建造这个迄今为止停留在纸上的反应堆的一大技术障碍。“我们造了一个全新的核‘引擎’,”他说,“它还没有全速运转,但已经启动且运行稳定。”

  从近来的技术发展步伐来看,潘教授表示,有信心在十年内建成新一代发电站。但其他中国研究人员声称,他的解决方案未必是最好的,因为还有别的新反应堆设计和方法。次临界反应堆理念最早于20世纪50年代由美国物理学家欧内斯特·劳伦斯提出,在198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之一卡洛·鲁比亚的支持下引起全世界关注。

  《费加罗报》认为,10年过去,中国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在继续,而NASA的各项计划却因政府“停摆”而暂时瘫痪,且预算问题也制约了美国对太空探索的投入,这让中国感到更加自豪。文章说,对于中国的航天进步,美国显然并未做好准备,他们反复强调中国和美、俄在这方面尚有很大技术差距,NASA更拒绝中国科学家参加其主持的太空大会,引发全球激烈争议。中国针锋相对,官方媒体发表“世界应开始去美国化”的文章,称“新世界秩序应该诞生”。

  日本关西地区一名亚太问题学者称,中国从建国以来一直在尖端科技领域等持续投入人力、物力,在太空开发上采取举国机制,不受政府换届等其他外界影响,加上中国经济越来越好,政府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太空事业当中。而在政府频繁更换中,日本太空事业的预算和目标一再被修改。印度ZEE新闻网14日抱怨称,他们当天满怀希望地对该国太空探测组织——印度国家空间组织主席采访时,却因“提问时提及中国太空发展”被请出门外。

  “中国超过美俄成为世界航天领头羊是个警示。”美国佐治亚贝里学院政治学教授希克曼的心态在西方有一定市场。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称,中国今年神舟10号的发射将奠定航天大国在最后“战场”竞争的基调。对华盛顿来说,继续无视北京的果断太空政策并非表明没有竞赛,而意味着中国在其他国家确信的情况下赢了。

  美国“defenseone”网站文章称,太空不仅仅是最后的前线,也可能是战争的新前线,美中都在提高摧毁对方卫星的能力。核武器方面,美国的实力显然优于中国,双方不会在这个方面出牌,但北京有“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并且两国的军队都极度依赖脆弱的卫星。

  不过,美国《太空时报》称,中国航天飞行次数少,且相隔时间长,过去10年来,中国只进行了5次载人航天。同时,由于预算问题和中央规划,中国对载人航天步伐进行了控制。因此,上世纪60年代“太空竞赛”期间的争先恐后发射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报道称,但事实证明,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除了生成强大而稳定的质子束这个难题外,还有许多其他结构和机械方面的挑战有待征服。

  俄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卢贾宁表示,对于美俄来说,开发太空是一种传统的、军事技术占更多成分、已经失去了意识形态内涵的事业。中国领导人认为,在航天领域取得成就是一种荣誉。对中国来说,太空领先,不仅仅是完成军事和科技任务,同时也是地缘政治中的一部分,可以向世界证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能力在最为复杂的竞争领域赢得竞赛。他说,当中国能在太空中超越美俄之际,也是世界上出现新的超级大国之时。

  【环球时报驻美、法、德、日记者 萧达 杨明 青木 李珍  本报记者 段聪聪 ●温燕 李渊 甄翔 玉鹏】

网上百家乐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